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天津文学!

首页 > 目录 > 《棺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摸金符】

第一章 【摸金符】

八王爷八千岁 2021-01-14 12:54:35
子里猛一丢,黑子像是恶狼朝着弧线狂奔过去的,鬼使神差般,平常很精明的小黑却围在那颗桃树根嗅了老半天也没能找到了那块骨头。  黑子急了,伸出手爪子刨土,看这景象我笑了笑就在我笑的汗的出的时候,黑子像是刨到了啥东西疯狂的的叫了出来,叫着叫着跑回去咬着我黑子是我家的看门狗,村里老人说是守山犬,可在我眼中却是土的不能再土土狗了。。...

观鹿

推荐指数:10分

《观鹿》在线阅读

  [[[CP|W:210|H:140|A:C|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010/19/1742712634230505495896594424795.jpg]]]

  这段噩梦般经历,发生在2002年那个夏天,我和平常一样无聊的逗着黑子玩。

  黑子是我家的看门狗,村里老人说是守山犬,可在我眼中却是土的不能再土土狗了。

  拿起中午吃剩的鸡骨头,朝着院子里猛一丢,黑子像是饿狼朝着弧线飞奔过去,鬼使神差般,平时精明的小黑却围着那颗桃树根嗅了半天也没能找到那块骨头。

  黑子急了,伸出爪子刨土,看这景象我笑了笑就在我笑的汗的出来的时候,黑子好像刨到了啥东西疯狂的叫了起来,叫着叫着跑回来咬着我的裤脚拉扯着我过去,我脑中满是疑问,没管黑子的拉扯一路小跑来到了那颗桃树根旁。

  桃树是爷爷种的,听父亲说爷爷死后这颗桃树没人照料没过几年就枯死了。

  打量了树根半天也没能发现有什么东西。7月份又是大中午,一路小跑身上全是汗,气的瞪了眼黑子,黑子受了委屈般,朝着刚才那块土又刨了起来。

  随着土被刨开,我惊呀的发现原来树根旁埋了个盒子,想到有可能是爷爷太爷爷埋得古董宝贝啥激动地发抖。一脚挑开黑子趴在地上扫开盒子上面的稀土,周围的泥土也给我抛开了才小心的捧了起来。

  盒子木质的拿到手中挺沉,侧面有对龙凤纹应该是民国时期的东西,不看里面的东西光盒子也能值个千儿八百的小钱,按住惊喜若狂的心情,开始想办法打开盒子。

  盒子被老式的铜锁锁着,用手肯定扳不开。找了条老铜丝扳成U型,鼓弄了半天才听到咔嚓的一声。

  锁开了。

  我心中没来由的冒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反正很不舒服。

  刚才还在身边的小黑,在我打开锁的刹那间狂奔的老远,边跑边呜呜低吼,目光盯着盒子死死地不放。

  看到这一幕,刚才那不好预感瞬间被放大无数倍,想到以前老人们说过狗是最通灵能看见一些人看不见的东西,后脑勺冒出了冷汗,加上刚才自己的预感,背后阵阵发毛。

  也许是夏天那老大的太阳的缘故,或许是自己的强烈好奇心,都说好奇害死猫,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最终我还是打开了那个盒子。

  没有我丰富想象力中的东西,只有一封发黄的信和一个厚实的皮袋子。看皮袋子的欲望对于我这种人自然超过了看信的诱惑,打开皮带子倒出来一个。

  锥形链子。

  前端像是某种动物的爪子,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润泽的光芒,前端锋利尖锐,锥围形的下端,镶嵌着数萜金线,和一些当时看不懂符文,符身刻两个古篆字,我看了半天,才看出来是“摸”和“金”,合起来就是,摸金。

  摸在手中,心头有种道不明的感觉,感觉摸着它心里很平静,邪乎的很,起初那毛骨悚然的感觉消失了。

  我心中开始疑惑起来,难道是啥宝贝?为什么黑子像见了鬼一样跑那么远?

  我不管黑子咋样,但是我信了当时的感觉。做了一辈子在后悔的决定,带上了它。

  信中的内容让我推翻了对爷爷的认识,脑中堆满了无数问号。小的时候就没见过爷爷,父亲说爷爷是老革命,特殊时期时候被打压,红卫兵拉着游了两次街,就病死了。

  可是信中内容却让我疑惑不解,难道这些都是父亲为了隐瞒爷爷的死因而骗我的?什么事情需要隐瞒自家的儿子?

  信中的内容如下。

  “二子,我答应的时候就知道到这是个天大的骗局,

  这是个有去无回的路啊。

  这趟我要是没从地下出来,千万别来寻我,别再想那次事情了,永

  远也别再和行里人提那个秘密了会害了你。那个秘密害死了多少人,

  以后别干这行了。船头尖的事王二爷知道了,他会告诉你的,上次

  带出来的石头,我让文骅留在了老坟头,可保你们兄弟几个了。孩子记住了,看到信

  后别来寻我。

  信中的被称呼二子的我知道,就是我二叔,在我爸爸一辈排行老二,这也是我爷爷喊他二子的原因。我对信中的提到那个秘密很好奇,不看还好,看了后心中就像是一双爪子一样在挠着。

  信被我重复看了好几遍,逐字逐字的读,还是没能得到什么重要信息,也没提到那个项链是什么东西,想要知道这里面的秘密和爷爷的事怕要去找趟二叔才能问个明白了。

  草草的吃了个晚饭就回房睡到了,迷迷糊糊间,听到黑子的叫声,也许是我没理它,叫声越来越大,最后闯到我房间里,鞋子没来得及穿就被它拉扯出去。

  一看到院子的景象我当时背后就起毛了,黑乎乎一大片瘦小身影,就像是谁吹了冲锋号一样,集体朝着大门方向而来。

  院子没灯,天黑也没看清是什么,有点像是老鼠。我何时见过这种场面,头皮一阵阵发毛。黑子先是狂叫,后来大概意识光叫没用,彻底发飙了,往院子里一札就消失在黑影子的包围中了。

  眼瞅着黑子不见了踪影,心急如焚。我想这他妈的那跟那啊,你一傻狗往那冲不好往对方中军冲,少了得力帮手我赶紧战略撤退。

  来到客厅打开灯就抄起挂在墙上的蒙古刀。刀不实用太短,拿在手上也就多了安全感,没能吓退黑影子,但是不知啥缘故,拿在手上后,瞅着前排冲锋的黑影子停下了,冲锋速度变慢了,我想难道是小爷杀气过重?

  黑影子掉头换了方向,朝我房间而去,感觉这些小东西没啥杀伤力,起初惊慌失措心情的就淡了,追近了才在灯光下看清,原来是一群黄雀子,这是淮话,按北方的说法就是黄皮子。

  心想,小爷房间也没藏老母鸡呀,心中打鼓,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跟了进去,进了门就后悔万分,窗户周围不知啥时爬满了一堆花蛇。这他妈的要命了,黑子刚才冲进对方中军,到现在没个声音,怕是下了蛇腹了。

  我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五一的时候就给杀了打牙祭,没想到便宜了一群爬虫。情况开始失控,刚才还有心赶走黄雀子,现在是麻秸竿打狼--两头害怕。

  后退也没路,进来的时候忘记关门,身后被后来的大部队挡住了去路,小东西龇牙咧嘴朝我吱吱叫,挥刀吓退了一批。和刚才在客厅情况一样,我光挥刀也没见血,小东西就是不靠近我,就光叫了,怪哉。

  背后的蛇顺着窗户边的立柜摸到了黄鼠狼前方,双方对持。不知道是当时心境激动眼花了还是咋了,一只体型硕大毛发泛白的老黄皮子没在乎大花蛇的威胁,尽然一跳而起,就在空中飞一样,转了个方向扑到我床上,叼起一样东西就朝我这蹦来,后面蛇群一围而上。

  我心中吃惊它居然会飞,当真是惊世骇俗,却怎么也没有想这黄大仙三更半夜带兄弟冲进家里就是为了抢个东西。那畜生经过我身边我才看清,原来是冲着我爷爷那黑皮带子来的。

  知道蛇群就在我身后,回头又挥刀一扫,蛇群没有预料中的退缩,心想杀气没了?眼看蛇串到我脚下张牙吐惺子,拔腿就往外跑。这会要是不跑怕是要陪黑子共赴黄泉了。

  出来后,紧追我的蛇反而少了,大部分都朝老黄皮子那奔去了,客厅内花蛇和小皮子们斗得天昏地暗,老黄皮子被前方的蛇包了饺子。

  应为门口被越来越多的蛇堵住了,怕是出不去了,突然想到了二叔,对于下午的事和现在的事,怕是只有二叔能解释了,这点我是从爷爷信中看出来的。

  想到这,趁着两边都没顾及到我的功夫迅速跑到了电话旁,拨通了二叔的电话。

  二叔似乎是睡着了被我电话打扰满嘴不高兴,我眼看着一条五花大蛇爬到了电话前,拿起刀子就是一挑,不是磨嘴的时候了

  我对二叔说:二爷,你小侄的小命就快消失殆尽了,你还有功夫磨嘴皮子,赶紧来救命啊。

  二叔一听紧道:啥玩意,到底咋回事。

  我对着脚下别挥刀子边说道:咋回事现在说不清,你先救小爷命要紧。

  二叔大概听出了我这边打斗声,事情紧急,忙问了我句在那。

  二叔得知在家后,不知道说了句啥就砰的一声挂了电话。

  我心知有救了,目前看来只能维持两方平衡等着二叔赶来救命,便杀气腾腾挥着刀子冲了上去,上上下下,半天不见血。

  黄皮子势弱,便站到了黄皮子这边,跟黄皮子后面到是剁了两三条花蛇。前面老黄皮子情况危急可是管小爷嬲事,这王八羔子嘴里还叼着爷爷的皮袋子呢,心想等哈不管如何也要把皮袋子抢回来。

  就在我杀的不亦乐乎的时候,突然感觉房顶上挂着一双恶狠狠的眼睛看着我,我头皮发紧,心中恐惧地抬头看了眼屋梁,却是什么也没有。

  可是刚才那感觉真的很真实,从头到背后一阵阵发麻,就感觉有东西在房顶上蹿,我心中恐惧的要命,带头往院子里跑,就想跑出去找三叔,这种感觉真不是人受的。

  跟着大部队跑到院子了发麻的感觉才消了许多,满地都是黄皮子,死了不少,最多还要数外围的蛇群,我心中害怕刚才那感觉,不敢在这多待一会,就是把小命豁出去也要跑出去。

  跑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一阵狗叫声,仔细一听,丫的居然是黑子的声音,这畜生没死,不知道啥时候串到了院子外面,平时在我眼中的土吧垃圾的黑子如高大威武起来。

  黑子后面跟着一大群人,一眼就看到最前头那大黑个子二叔,我惊喜欲狂,挑开一只爬到脚裸上大花蛇,狂奔到外面,就大声叫着二叔。二叔见我出来赶紧招呼村民上来救人。

  走进了才看见二叔手中拿这一把铁锹,这玩意对付蛇比我手上那把短刀可有用多了,见我身后有几条大花蛇探出头,上去就是一锹,敲扁了几只,拉着我的手往外跑。

  我见来了许多村民,都拿着手电筒往这里赶,眼泪哗哗的。人多就是好,心也安定了许多,刚才那背后发麻的感觉也消失了。眼瞅着二叔手拿铁锹的挥舞着就跟看到救世主一样太激动了。

  二叔问我咋回事,我将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二叔听后起初不信,看到了院子里跑出来的那只泛白的黄大仙才信了。

  二叔眼睛盯着那只夺门而逃的黄大仙,我顺着二叔方向看到那只老畜生后,这才想起来皮袋子还没抢回来,扯了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二叔道。

  “叔,那老黄雀子嘴里叼着我的东西,帮我追回来。”

  二叔听后惊恐的看了看我,问我啥东西

  “爷爷的黑皮袋子”

  二叔听后脸色都变了,抓着我的肩膀就是一阵追问:“啥皮袋子,是不是黑色的,挺厚实的那种。”

  “和你说的差不多,下午从院子里那颗老桃树根下挖出来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二叔听后脸色那么难看。

  二叔看着老黄皮子跑远后,也没去追。自己便跑了两步去追,被二叔唤住我问二叔为啥不追。

  二叔从口袋掏出了香烟点上,口中喃喃道,天意啊,这都是天意。

  良久,突然发现了我胸口挂这摸金链子,大惊失色,丢了香烟朝问我链子是不是就放在皮袋子里东西?我说对,就是装这个的。

  二叔惊慌失措的让我摘下来了,我没答应,小跑躲过了二叔的追杀。

  我问道:“叔,这是啥”

  二叔见村民都在周围,便小声的说你摘了再告诉你。

  我扯着链子说道“你不告诉我一辈子也不摘”

  二叔听了我的话后,看了我老半天,便叹了口气细声道:“这是摸金符”

  “摸金符?”

  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摸金符】 第二章 【三柱香】 第一章 会刘湘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