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天津文学!

首页 > 目录 > 《收魂人》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章

第三章

光的人 2021-02-23 13:33:49
里出,他才想起灵活变通的方法,赶快朝他拜了一直这样。被平辈人叩头让父亲很是懊悔,老田则浑然全然不顾地喊我的父亲“大师傅”。父亲问过爷爷,终于等到但是不能够征得。老田这下学乖了,退而求第三点连续向我的奶奶、母亲主动发起攻势,只可惜她们居然笑了笑,就再也没有没出。那时他似乎都忘记了家里的有田这时候已经可以走路了。就在我和有田见面的那一天,他得先连滚带爬地跑到我家来,哭嚎地拉扯跪在门口的他老爹,但只能拉起他的衣角。那时候我最爱的妹妹还没出生,哥哥才五岁多,抱着两岁了但还在挣扎着学习走路的我来到老田的面前。老田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按住有田的头一起在地上磕出了两个大洼,一边磕嘴里一边虔诚地说着:“小长老,收了我吧。”吓得哥哥把我摔在地上,回屋半个小时才想起来我还在外面。他拉着父亲出来找我,看见有田正牵着我在场子里走得满头大汗。。...

收魂人

推荐指数:10分

《收魂人》在线阅读

  田有田?

  我和有田本来相距甚远,但却是从小的玩伴。或者,他是我的玩具。但不管怎样,这多半都应该归功于他的父亲。在有田刚生下来还需吃奶的时候,他父亲老田——那时候还是小田——就撇下了为他生育的女人和儿子,大老远跑来我家,一心想拜我的爷爷为师。但他还没来得及跪下,便被爷爷的一口大浓痰赶出了门外。他或许想再坚持坚持的,但看了一眼爷爷凶神恶煞的脸,在门口徘徊了五个多月也不敢再敲门。直到看到我父亲从门里出来,他才想到变通的方法,赶紧朝他拜了下去。被平辈人磕头让父亲很是懊恼,老田则全然不顾地喊我的父亲“大师傅”。父亲问过爷爷,终于还是不能同意。老田这下学乖了,退而求其次接连向我的奶奶、母亲发起攻势,可惜她们竟然笑了笑,就再也没出来。那时候父亲都还没能完全弄清楚收魂人家族的性别遗传特征,导致老田到现在应该都还不知道自己一直都在错误的道路上。

  他似乎都忘记了家里的有田这时候已经可以走路了。就在我和有田见面的那一天,他得先连滚带爬地跑到我家来,哭嚎地拉扯跪在门口的他老爹,但只能拉起他的衣角。那时候我最爱的妹妹还没出生,哥哥才五岁多,抱着两岁了但还在挣扎着学习走路的我来到老田的面前。老田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按住有田的头一起在地上磕出了两个大洼,一边磕嘴里一边虔诚地说着:“小长老,收了我吧。”吓得哥哥把我摔在地上,回屋半个小时才想起来我还在外面。他拉着父亲出来找我,看见有田正牵着我在场子里走得满头大汗。

  老田最终还是没能成功,便将儿子送给了我作为玩具。每天吃完饭将他拽来,天黑了再领回去。我那时并没有理解他的意图,直到我长大也要出外读书,他才无可奈何又不无遗憾地说:“跟着你这么久还是没学到半点,到底是没这个命。”他不知道,我那时候还只是个普通的孩子——现在也是——倒是有田日渐特别起来,特别聪明。他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英语,跟我在某个地方听到的意大利人的英语相似。我走了之后大家就突然彻底地断了联系。听说有田后来去了香港读了博士,但我已经忘记是什么时候听说的了。嗯,能否使用骏宝飞越香江,我没尝试过,可能还涉及到报关的问题。

  要不是哥哥现在说起,坦白说,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小时候的这个玩伴了,就好像那时候的其他玩具一样。但当哥哥现在和我说起的时候,我心里陡然兴奋起来。

  “他还问我你回来了没,说想找你。我看好像有事。”哥哥接着说。

  我说:“好啊,好啊。”

  “有什么好?找你,一般都没什么好事。”哥哥逮住了一个我的尾巴,说完好像自己都觉得很得意,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说:“怪不得你平时从不找我——除了让我带你去哪。”哥哥脸上的笑容陡然僵硬了。他不敢得罪我,也知道很难真的得罪到我。

  哥哥后来和我说起有田遇到他的细节,很有几处让我生疑的地方。按照哥哥的说法,是有田在他钓鱼回家的路上等着的他,问:“柯正,柯生这次也回来了么?”村里人能认出哥哥的人不超过二十个,能把他和我的大名对应正确的还得少一半。这有田……还有,哥哥说他起初并没有认出有田来,便一边走一边回应着他的话。有田隔着他一米开外,就好像设定了半径的圆规一样不曾亲近圆心半点。

  我问:“那你怎么认出他是有田的?”

  哥哥说:“认出?鬼才能认出他来!他冲我喊了三遍‘我是有田,田有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聋子呢!”

  我意识事情不对劲。趁着哥哥去收拾鱼的当口,我乘着骏宝飞到田有田老爹新盖的楼房门口——那是为了将来给有田娶媳妇用的,屋里却没有半个人的影子。我没有进去,掉头飞到田老爸的老屋的时候,托盘下的喷气将灰尘扬得遮住了整个低矮的大门。我没下托盘,看见一个穿着外黑内红西装的青年遮着眼出来,我刚认得他是有田,我儿时的一个活玩具,瞬间从屋里涌出一堆人,就好像之前被压缩了放进去了一样。有田似乎是被这堆人推到了我面前。我关了骏宝,从托盘上跳下,等了一分多钟有田才从门口走到我的眼前:一副没吃饱的样子。

  我伸出手,握着他有些冰凉的手,说:“有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田说:“刚回,刚回。”

  我退回到骏宝的前面,好像预感有人不想我离开一样。有田似乎并不想和我聊天,或者我来的很不是时候。我知趣地打算踏上骏宝回去,临行前重重地拍了拍有田——这个我儿时的活玩具——的肩膀,算是一种道别。

  我拍了两下,有田忽然好像被阳光照耀了一般,挺直了腰,楞了那么一两秒——我看到他黑眼球都收敛了——从嘴角咧出个大半脸的笑容,就好像刚看到我一样,说:“哟!柯生!”

  我见过很多奇怪的事,但或许是他与我太熟悉,或许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我仍然被他震惊到了。哥哥在路上见到的是哪个他?又是哪个他有事要和我说?我脑中瞬间想到了三年前遇到的住在公墓里的那个流浪汉。他在墓园里只能像狗一样爬行着,等我拴住他——就好像给狗套上链子一样——乘着骏宝飞离,听到他第一句说的人话是:“我**!给我栓条狗链子干嘛!”

  可惜的是,他三天后死了,蜷着身子。

  这让我也不敢对有田妄动起来。他扭动着身子,用夸张的表情和动作和周围的人说着我和他儿时的经历,有几刻真的让我回想到了过去,他所说的那些场景。他身后的人群跟着他的话语不时躁动着,就好像被舞台上的表演牵引着只顾大笑或哭泣的观众。我看见有田的父母亲慢慢往后退,从人群后面挤出一个原先被遮挡住了的我未曾见过的女孩子,呈现在我的面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