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天津文学!

首页 > 目录 > 《战锤世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场 球!(五)

第一场 球!(五)

妖物 2021-02-23
一个人,就把话讲得滴水不漏了。  等何田把被投诉养鸽户的事情一讲,那人皱着眉头想了想,脸上满是大惑不解的神情道:“有这事?我怎么一点儿印象都也没呢?”  “虽然那人说他们被投诉好几次了啊,这个你们所以有时间记录吧。”何田这样说着,虽然也也没不指望这话按照对方的说法,总的来讲,防疫站的工作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当然了,因为人手不足,经费紧张等诸多客观问题存在,大家在工作中出现一些疏漏也是在所难免的。。...

战锤世界

推荐指数:10分

《战锤世界》在线阅读

  防疫站的事情,还是没有超出何田的预计。当他按照程序拿出实习记者证,说明来意以后,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接待了何田。

  按照对方的说法,总的来讲,防疫站的工作一直都是尽心尽力的。当然了,因为人手不足,经费紧张等诸多客观问题存在,大家在工作中出现一些疏漏也是在所难免的。

  何田还没有说多少,对方就已经把话说在前面了。对此何田是深感佩服的,这就是说话的艺术啊。怪不得说在机关里锻炼人呢,随便出来一个人,就把话讲得滴水不漏了。

  等何田把投诉养鸽户的事情一讲,那人皱着眉头想了想,脸上满是大惑不解的神情道:“有这事?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可是那人说他们投诉好几次了啊,这个你们应该有记录吧。”何田这样说着,但是也没有指望这话能够把对方难住。果然,那人说道:“哦,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是投诉了的话,我们这里肯定是有记录的。不过我没有多大的印象啊,难道是他们记错了?我去查一下吧,看看以前有没有记录。”用来配合这段话的,是那人脸上迷惑不解的表情,当然还要加上努力回忆的样子,最后则是诚恳的微笑。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这个查询工作会一直持续到世界末日。所以何田说道:“既然这样,那也有可能是那些人弄错了吧。今天就当是我代替他们来举报好了,就看你们能不能派人去看看。”

  “没问题,没问题。”那人答应得爽快极了,马上又话锋一转道,“不过现在单位里没有什么人,大家都有事情做。等我们的同事回来了,立刻就出动去看看。你放心好了,对于群众的举报,我们一向是非常重视的。”

  何田瞄了眼办公室里三四个正喝茶看报的人,也没有说就这几个人去绰绰有余了。他很清楚地知道,这不会有用的,对方轻而易举地就有无数种方法来解释。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何田诚恳地站了起来说道,两人又紧紧地握手。这场面虽然是假了点,但也有三分真。

  大家只要没有撕破脸,那么今后还是会有正常来往的。比如说下次何田有什么事情要问问防疫站的,来了还是会得到礼貌的招待。而防疫站这样的小单位估计也联系不上几个记者,若是他们有点什么活动想要上报的,多半也会主动联系何田。

  所以如果不是利益纠葛得太厉害,或者是其中某方实在不识好歹,大家总是笑脸相迎的。何田也没有想过要改变这一切,他只是个小记者而已,嗯,还是实习的。

  虽然一开始何田就对此行没有报多大指望,但是却不能够偷懒不来。明明知道事情多半就是会如同自己预料的那样,但是如果自以为是,那么也许只要错了一次,就是记者生涯中的一个大污点。

  按照一些传言,报社里还有的记者故意用些耸人听闻的细节来取悦读者。这其中有些是编造的,还有些,则是他们故意诱导当事人。

  比如刚才的防疫站之行,何田完全可以在一些细节上大做文章。比如不愿意说自己的名字,本来只是机关人员下意识的自我保护。但是如果何田在文章中故意加以暗示,那么就很容易让读者感觉到,这其中多半有什么问题。如果不是做贼心虚的话,为什么连名字都不敢说?

  当然了,防疫站再小,也是帝国的机关。现在江北区对于新闻管制得比较严格,何田弄点手脚的话,应该也会被编辑看出来。到时候编辑大笔一挥,何田就枉做小人了。

  想通了这些,何田就不准备按照原计划去暗示些什么,他感觉这样做的风险还是大了点。当然那也是叶兰锐气十足,资格也老,编辑们不敢难为她。即使是同样的内容,叶兰写出来,编辑不会修改。但是如果何田写出来,说不定整个稿子就不用了。

  这也可以算是叶兰的疏忽了,何田却没有因此而减少对于她的尊敬之心。既然叶兰说这些话的时候无私心,也没有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何田自然就会宽容许多。

  不过不能够弄些手脚,还是比较可惜的。特别是对政府部门不好下手,如果换了个当事人,这一套手法就大有用武之地了。比如一些小商人,或者只是普通平民。他们对于这些文字间暗藏的伎俩,几乎是毫无反驳的力量。

  如此一来,一件平平淡淡的事情,就可以炒作得人尽皆知。读者们因为有了谈资而兴奋,还有了机会表达自己的正义感或者是慈悲心。报社可以为了发行量的稳中有升而欣喜,而记者也可以得到更多的奖金。

  只是当事人的感受,似乎很少有人理会。有笔如刀,可以杀人。那种几乎是不惜一切,只为了能够炒作的事情,何田不屑为之。

  对于这篇报道,何田已经心中有底了,那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只需要在稿子里面夸大几分防疫站对此的重视,就可以让他们不得不采取些行动了。

  即使他们的行动拖沓迟缓,只需要过几天来个回访。甚至找些资料来,说明其他大城市对于在居民区内饲养家禽的严格管理,那么有些官员就会关注此事了。

  对于花都的人来说,他们因为成为“都”的底气不足,就带有一些暴发户般的敏感。一方面他们羡慕着如帝都、魔都的繁华,另一方面,他们又在羞羞答答地小声嘀咕着:“大都市什么的,最……最讨厌了,才不是人家想要的样子呢。”

  所以要是有人说起“都”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点中了某些上位者的死穴。对于一些暂时追不上的方面,他们会聪明地转移视线,或者是干脆雄辩地证明那些差距其实并不太明显。另外一些花点小钱就能够做到的,他们也乐意来突击一下。对于江北区来说,他们原先只是一个县而已,现在改成了档次高点的区,这个特征就尤其明显了。

  只要何田可以说明在居民楼中养鸽子是落后的表现,再贴心地表述一下这是事关民心的,又不用耗费太大的精力。那么一些人就会愿意去推动这件事情,毕竟这事做好了,也是政绩。

  这件事情虽小,但政绩就是这样积攒起来的。政绩就意味着主事者有升官的可能,就意味着大家也许有奖金可拿。在这样的集体利益面前,那家养鸽户即使真的有什么亲戚朋友在防疫站,也无法阻挡大局的变动。如果不能够明智地站到大家一边,就会被碾得粉碎。

  当然了,如果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那么说不定会悄悄地放过这个地方,而对其他没有后台的养鸽人严厉打击。但是那样一来,若是所有的养鸽人都接受了整顿,那么这个孤零零的地方只会更加显眼。

  到那个时候,只要再有一个简单的质疑,防疫站的人就会愕然发现,自己根本就停不下来了。想要保持一枝独秀,那是需要相当大的本事才行。

  自己能够为那些居民做到的,也就是这样了……何田将未来的发展推算了一遍,觉得这才是最合适的。

  当然也有方法可以把相关部门逼到绝路上去,用更快的动作来清理整顿。但是那样一来,何田就会得罪太多的人了。算起来的话,实在是得不偿失。

  怪不得别人说公门之中好修行,就连自己这个小小的实习记者,只是笔尖一转,就可以影响到十多户人的生活了。

  何田站在人行道上,盯着马路对面七楼的阳台。他们因为养鸽子,所以在阳台上没有晾衣服,没有养花花草草,看起来就显得很突出。

  如果现在屋里面有人的话,难免会因为空气污浊,而到阳台上去透口气。但是看了一阵,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里面有人。何田便径直穿过马路,向那栋楼走去。

  经过那举报人的楼层时,何田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到了养鸽人的屋外,敲起门来。敲个四五秒,停下等个一二十秒,然后再敲。这样持续了约两三分钟,屋里面没有任何反应,在走廊里也没有其他的住户伸出头来看看。

  现在正是下午,距离下班还有三个小时左右。回来吃午饭的人已经又去上班了,想着早退的人,也不会这么早回来。何田静静地站立在原地,倾听着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他闭上了眼睛,感觉自己仿佛能够知晓到整栋大楼里都没有几个人。

  当然了,这应该是幻觉吧。何田猛地张开眼睛,下意识地看了看左右,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这栋楼因为修得比较早,所以住户门的门基本上都是木质的。安装了防盗门的,只有几家。

  虽然木门也可以安装猫眼,但是在这附近的几家显然没有安。何田仔细看过了,确认没有人能够监视自己了,才将右手放在面前的门锁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场 球!(一) 另一个地球 第一场 球!(二) 第一场 球!(三) 第一场 球!(四) 第一场 球!(五)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