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阅读推荐尽在天津文学!

首页 > 目录 > 《末日求生笔记》在线阅读 > 正文 避难区

避难区

善邪 2021-04-08 19:43:13
闭而领先的县城,此刻却彰于封闭状态,成了整个大陆硕果仅存的几个最著名幸存者地。  常州县城外,六月天,骄阳似火。  靠近了夹子溪的一处坡地,本来因退耕还林还林政策而长到的杨林消失了看不见,搭起起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帐篷,从各个地方闻风而动逃荒而至的人们依河建灶常州县城外,六月天,骄阳似火。。...

  西洲省北部,地处山地,崇山峻岭,连绵起伏,自古多山贼,流寇,建国后,历年为国家扶贫重点对象。山区中部,夹子溪缓冲地,常州县城坐落于此。四面环山,唯一的对外公路是省312国道的穿山隧道,狭窄暗长,沿山势起伏盘旋,尤多急弯,向下便是万丈深渊,被老长途司机誉为死亡公路。自去年丧尸危机爆发后,局势愈发不可控制,半年前,中央政府迁往海岛,当地武警组织爆破,山石落地,路面坍塌,与外界彻底隔离。这个往日因封闭而落后的县城,此刻却得益于封闭,成为整个大陆硕果仅存的几个著名幸存地。

  常州县城外,六月天,骄阳似火。

  靠近夹子溪的一处坡地,原本因退耕还林政策而长成的杨林消失不见,搭建起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帐篷,从各个地方闻风逃难而来的人们依河建灶,烧着榆木皮,杂以草木充饥。自从危机爆发,粮食短缺,加上大批难民爬山越水涌入,上月县政府正式取消难民配给量。无奈之下,难民先是剥下榆树皮充饥,榆树皮野菜吃完,掘郭家山石块而食,此石块又名青石,味腥而腻,少食既饱,不过数日呕吐而死。不甘死者,手拿利器,有走失小儿,远离父母孩童,瞬间不见踪影,敲晕煮食吃下,食者亦数日两眼发红,面目赤肿,内发燥热而死。此刻整个避难区难见人烟,远处深坑,可容数百尸体,全部填满。腐尸恶臭扑鼻,河道白骨琳琳。

  一辆军用吉普出城,马达轰鸣,如脱缰野马,急速驶入搭建混乱,犹如迷宫的避难区。

  避难区一角,用破衣木架搭起的帐篷,三名成年人眼睛血红,正围锅站立,嘴里流着哈水,角落散乱堆放孩童头骨,锅中大腿骨漂浮,冒出异香。

  一名年长人口中念念有词:“反正也是死,便宜了别人,不如便宜了我们,这个世道,早死早托生,能多活一刻,不见得是好事。

  年轻人没这么多迷信,盯着锅中冒泡翻滚肉质,粗大的喉结抖动两下:“可,可以吃了。

  话没说完,三双浸染鲜血的大黑手也不嫌烫,伸进锅中,在刚抓出肉的刹那,一辆吉普从天而降,碾碎铁锅,撞飞三人,卷起漫天烟尘。又接连撞破十几架帐篷,惹来有气无力的呻吟叫喊。

  停在一处农村废弃的破瓦房前,一身军绿色迷彩套装的井然下车,摘下防风沙墨镜,在两名卫兵陪同下进门。

  几名办事人员和秃顶村支书小跑迎上。

  村支书咧着一口黄牙,讨好笑道:“队长,怎么突然来了,有什么指示您叫我过去不就行了。

  井然手一摆,回身,目光如剑扫过在场众人脸庞。过了许久开口,嗓音铿锵有力,字字砸在每人胸口:“根据防疫署出台的《关于做好县城人口疏散与难民安置办法》,从今天起,所有身在城外的人,一律不准入城。而在下月24号前,临河的大挖沟坡地,瓦子窑坡地以及防洪渠林地所在难民全部迁出,用于安置县城多余人口。迁移出来的难民与现有流动人口一一进行编号,组建隔离营,防止病毒传播。

  村支书脸色惨白,颤颤巍巍问道:“队长,这个所有人,不包括咱们这些公家人吧?

  井然将文件狠狠甩在村支书脸上,瞪着眼:“所有人,听不懂吗?

  懂!懂!村长头点如小鸡啄米,脸上笑容依旧,多了几分恐慌与惊吓。

  中午饭由村支书组织,在破旧土房门外的一颗老槐树林荫下,几名中年妇女搭锅,专门叫十里八村有名的做大席的老刘头和她儿子掌勺,火焰腾起,长勺刮锅,香气四溢。

  村支书与井然和两卫兵围八仙桌而坐,一杯杯喝起陈年西凤,酒至半酣,菜依次端上,麻婆豆腐,辣子鸡,自家摘的凉拌苜蓿,土豆饨牛肉,一大碗人参补胃汤。红的醒木,绿的清脆,色香味俱全。

  村支书起身给井然亲自盛汤:“队长,你在县城可能什么都吃过,但这个老山参,是咱们郭家山难得的珍宝,您喝喝,别有滋味,咱们不像长白山的大补,那是伤寒虚火,还要搭配其它药材中和,咱们这个郭家山人参,随便干嚼,那是!支书笑笑,声音变小:“贵在持久,以前明朝万历老皇帝的壮阳秘方,就得有咱们这个一味药。

  井然笑笑:“是吗?接碗喝了一口,滋味醇厚,点点头:“不错,小波,阿龙,你们俩也尝尝。

  饭菜香味在端上桌的一刻最为诱人,飘散远方,似高能磁铁,吸引来几百米外的逃难人群,一个个晃晃悠悠围成环装,咽着唾沫,眼珠一转不转,直勾勾盯着桌上饭菜。你挤我我挤你,拼命想靠近警戒线一点,好似盯得越近,多靠前闻上几口香味,便占了天大的便宜。

  井哥!刘波轻轻撞了撞井然胳膊。

  怎么了?井然自顾自吃饭。

  阿龙在旁坏笑:“刘波看上个姑娘。

  井然转头,黑压压一片穿的破烂,脸庞黝黑的难民,连男女都难辨,何来美女。

  刘波急忙解释:“阿龙,你忘了咱俩来前的赌约,十包中华,你不找姑娘,这个赌怎么开?

  阿龙喝了一大口参汤:“不找,不找我喝这么多参汤是干嘛?

  什么赌约?井然皱眉。

  阿龙耳语:“一个礼拜前知道要出城,这不刘波一直吹牛什么自己一夜十次,那就来比比,我看他最多一晚五秒。

  井然先是一愣,翻起白眼,打量了二人一眼:“你们俩真够无聊的。

  刘波无辜耸耸肩,阿龙倒是很诚实:“这不是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在城里,我们哪敢呀。而且咱们也不强迫,交换!那看门的老王,不也用一个馊馒头就换来一个如娇似玉的SH小老婆。

  井然无奈一笑,摆摆手。

  见状,刘波阿龙顿时如释重负,满面红光。急忙冲向围观人群,一个个仔细挑选。

  村支书给井然倒满酒:“队长,这是干嘛?

  井然:“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没过多长时间,刘波阿龙各搂着一个姑娘过来,坐下,对井然笑意猥琐:“井哥,要不一起?

  井然打量了眼两名女生,一个身材高挑,经过饥饿,双腿更显细长,面颊虽沾染灰尘,锥子脸,柳叶眉,红唇似火,依稀可见美人胚子。另一个,偏小巧玲珑,虽经风尘,但皮肤天生白皙,小巧红唇,扇叶状长睫,深邃眼珠,打颤的玲珑有致身躯让人忍不住想去疼爱。

  井然:“你们俩来吧,不过我倒真佩服你俩的眼光,这么大一群人,还真被你们找出好货色来了?

  阿龙笑道:“那咱们这浪里小白龙,千叶过去不沾身的名声是白来的吗?你们俩,告诉井哥,是哪里的?

  两个姑娘低着头,眼睛不时抬起,无一例外落在食物上。此刻低声害羞道:“我叫王晓卓,旁边是我同学孟琪,我们从西京逃难来的。

  可以!井然拍拍手:“要不是遇到这个变故,他们俩着山里穷人估计连正眼也不敢瞧你们一眼,西京,逃难到这儿,也不简单。

  两名女生不发一言,任刘波阿龙把玩,不时将头扭向外侧,似要维持最后的一点尊严。

  阿龙冲刘波使了个眼色,求道:“井哥,你给我们哥俩当个见证,咱们这就开盘。

  开吧,这个鬼世界,开心一刻就少一刻!井然扬脖喝下最后一杯酒,起身,饶有兴致的从吉普车上取出小型音响,连上播放器,在酒意带动下,放出那首以低俗小说电影闻名的“YOUNeverCanTell”。俏皮前奏一响,井然陶醉的闭上眼,以老槐树,黄土地作为明亮舞台,头脑昏沉,眼前景色虚幻,忘记所有恐怖记忆,沉浸在自我世界,舞动起精彩绝伦的扭腰舞。

  在欢快音乐带动下,刘波阿龙也欲望高涨,猴急的解开腰带,搂着两个被饭菜诱惑的姑娘,走进吉普车内,几秒后,传来娇媚喘息。

  弥漫的荷尔蒙气息,后劲极大的酒劲,晕晕沉沉的世界,没有未来过去,只有音乐。让井然陶醉,甩着军帽,身姿摇摆,脚步抖动,一遍遍重复电影中的经典舞蹈画面。直到刺耳电铃警报响起,三人如触电般颤抖,关掉音乐,冲向吉普,拿起无线对讲机,嗓音低沉:“防疫第3小队,有何指示?

  防疫署专配通讯员:“312国道有大批难民涌入关卡,疑似有丧尸原体,现你带人迅速清理,必要时,可以启用防疫备用方案。

  明白!说完,井然一脱刚刚醉意疯狂状态,神色冷峻,精干跳车发动引擎,阿龙刘波赶走女子,撇下两袋泰国香米,提着裤子坐起。马达轰鸣一声,急速驶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避难区 避难区 避难区 丧尸原体 丧尸原体 丧尸原体 自杀 自杀 自杀 爆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