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未来 >

重生的亡灵小说

重生的亡灵

重生的亡灵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风月瘦如刀

作者:脑洞打开

时间:2021-01-11 18:55:54

一遍、一遍、又一遍,这个梦犹如影子一般挥之不去。  想结束了,却永远是难以结束了。  终于等到、终于等到。  噩梦的结束了也不是另一个噩梦。  最后一只毛虫了化羽。  如果。  可以选择复活但是殒落?我静静的走在胡同中,身后的靴子砸在地面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人在哪?”“这不可能,他完全消失.....”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消声手枪爆头了。他的血贱在我身上,但剩下的人还是没有看见我。“上帝啊!”说着句的话的人马上就被我毙了,“我艹!”剩下的人开始慌不择路的逃跑,但是跑在最前面的人马上被我打中了腿,他倒在了地上,喊着:“上帝啊,他在哪。”剩下几个佣兵瘫在了地上,我关闭了隐形,走到一个佣兵身边,我把他抓起来,狠砸到墙上我问他:“他在哪?”佣兵猛吸了几口气说:“我不知道。”我没说什么,只是拿出枪,给他的左腿来了一枪,那个佣兵痛苦的坐到地上吼叫着,“他在哪?”我又问了他一遍,佣兵的回答依旧。我没有了耐性,朝他的右腿来了一枪,佣兵杀猪似的嚎叫,而我把手枪指向了佣兵的两腿之间,对他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也知道我所受的训练能把人折磨成什么样。”我说到这里,把嘴挪到了他的耳朵旁边,然后狠狠的说:“我见过信仰钱的人中,坚持最久的人只活了五个小时,你想挑战一下他的极限吗?”听完我的话,那个佣兵听完我的话之后马上就说:“他在四号房。别杀我,求求你。”我没有说话,我在电子战术护镜下的眼睛朝那几个被吓到地上的佣兵看了看,又朝那个被我打中腿的佣兵看了看,然后我把那个被我吓的小便**的佣兵拉到那群被我吓瘫的佣兵里。我朝一个佣兵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并对他说:“这是莉娜送给你的。”那个佣兵惊讶的盯着我远去的背影说不出话,突然间感觉手里的东西动了一下,他低头看自己的手,然后大喊出一句:“手雷!”。我头也不回的走向被我打中的佣兵,他则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我走到他的身旁,他紧张的闭上了眼睛,我把一个东西扔到了他身上,他紧张的大吼了一声并猛地张开眼睛,可他看到却是一个红色的医疗包,他睁大眼睛看了看医疗包,又看了看我。我丢下一句:“以后别干这种勾当了。”便头也不回的朝四号房走了过去。。

点评: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我的上帝啊!!!”

  四十多分钟后,我已在A市的一个五金店门口了,这个五金店简直可以用:“小的不能再小”来形容,但是我不管这些,径直朝那里走去。“俄国佬!”我进店之后喊道,但是除了头顶吱吱作响的老式电风扇以外,整个房间都静悄悄的。我从外套下的枪袋中掏出了消声手枪,打开保险并上了膛,然后以标准的CQB(即室内近距离战斗)动作准备开始搜索房间,但当我刚开始打算搜索房间时,从房间尽头的柜台下突然站出一个端着老式汤姆逊冲锋枪的人,我急忙闪身躲到靠墙一边的货架后,掏出手榴弹准备在他换弹夹的时候把他炸上天,但是他却没有开火,在僵持了几秒钟后,从柜台后传出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王,是你吗?”,“是。”我把枪收回到枪袋里,从货架后走了出来。我朝那个年轻人大喊道:“见鬼,黄毛兔崽子,你是不是想把你仅存的队员送回去报道啊?”俄国佬很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对我说:“对不起,我的PTSD(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好像又严重了。咱们不是死不了吗。”我十分勉强的笑了一笑,对他说:“你昨天说有大惊喜,是什么?”俄国佬笑了笑对我说:“走吧,我带路。”说完之后,他随手抄起件风衣穿在身上,朝我的车走。我追出店外,上了车,坐在副驾驶,还没等我说话,他就开腔了:“我们大概要走半个小时,先稍微睡会吧。”我没有也说什么,我也没有睡觉,因为我打死也不想再做那个梦了。

  我缓慢的睁开眼睛,已经整整一年了,我对这一切早已习以为常。起床之后,我摇了摇头,以摆脱醉意.我又看了看表,表上的全系屏显示为2056年9月21日早上9:47,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她的房间,心想还是不要吵醒她的好。我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片面包,叼在嘴里,然后走进了地下室。我的庇护所共分三层,分为地上两层和地下一层,二层是她的房间,一层是我的地盘,而地下一层是军械库。对了,说道军械库,我想起了昨天缴获来的M99狙击步枪,我从枪械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这个美人,放到桌子上,开始拆解、上油。“这把枪真大!”她站在楼梯口惊讶的对我说,我瞟了一眼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孩,笑了笑对她说:“起来啦,九狐。”九狐睡眼轻松的对我说:“那把枪从哪里整到的?”我把枪拼好,并把枪栓推了回去。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我的线索墙边,找到那个胖子的照片,拿红笔把他涂了,涂完之后我转过身来,对九狐说:“昨天晚上,我去找那个胖子“聊了聊”,但他的朋友很不配合,于是他把那个美人送个了我。”九狐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哇”她很惊讶的看着我,我笑了笑对她说:“但那个胖子什么都不知道,但他送了点礼物给我。”九狐她对此并不太感兴趣,但她还是问我:“什么礼物?”我将手机调到支付页面,给她丢了过去,“哇,三十亿,你在逗我吗?”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对她说:“出去逛逛,买点衣服玩具什么的。”说完我站起身来朝楼梯走去,“你干什么去?”九狐问道,我从楼上传过身来对她说:“我也去买点东西,还有把电击枪带上。”九狐笑了笑说:“知道了,老爹。”我再没说什么,转身出门了。

  我静静的走在胡同中,身后的靴子砸在地面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人在哪?”“这不可能,他完全消失.....”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用消声手枪爆头了。他的血贱在我身上,但剩下的人还是没有看见我。“上帝啊!”说着句的话的人马上就被我毙了,“我艹!”剩下的人开始慌不择路的逃跑,但是跑在最前面的人马上被我打中了腿,他倒在了地上,喊着:“上帝啊,他在哪。”剩下几个佣兵瘫在了地上,我关闭了隐形,走到一个佣兵身边,我把他抓起来,狠砸到墙上我问他:“他在哪?”佣兵猛吸了几口气说:“我不知道。”我没说什么,只是拿出枪,给他的左腿来了一枪,那个佣兵痛苦的坐到地上吼叫着,“他在哪?”我又问了他一遍,佣兵的回答依旧。我没有了耐性,朝他的右腿来了一枪,佣兵杀猪似的嚎叫,而我把手枪指向了佣兵的两腿之间,对他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也知道我所受的训练能把人折磨成什么样。”我说到这里,把嘴挪到了他的耳朵旁边,然后狠狠的说:“我见过信仰钱的人中,坚持最久的人只活了五个小时,你想挑战一下他的极限吗?”听完我的话,那个佣兵听完我的话之后马上就说:“他在四号房。别杀我,求求你。”我没有说话,我在电子战术护镜下的眼睛朝那几个被吓到地上的佣兵看了看,又朝那个被我打中腿的佣兵看了看,然后我把那个被我吓的小便**的佣兵拉到那群被我吓瘫的佣兵里。我朝一个佣兵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并对他说:“这是莉娜送给你的。”那个佣兵惊讶的盯着我远去的背影说不出话,突然间感觉手里的东西动了一下,他低头看自己的手,然后大喊出一句:“手雷!”。我头也不回的走向被我打中的佣兵,他则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我走到他的身旁,他紧张的闭上了眼睛,我把一个东西扔到了他身上,他紧张的大吼了一声并猛地张开眼睛,可他看到却是一个红色的医疗包,他睁大眼睛看了看医疗包,又看了看我。我丢下一句:“以后别干这种勾当了。”便头也不回的朝四号房走了过去。

  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阴暗的四号房间了变得透亮,甚至还有些刺眼,我撞开门时的木屑好像空中绽放的烟火一般,但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欣赏这些。我快速瞄准离我最近的佣兵,然后按照先后顺去逐一爆头。G36枪口火焰在我左臂前绽放,干脆刺耳的枪声现在变得缓慢而低沉,我仿佛能看到45毫米的弹头从枪口中笔直飞出,缓慢而柔美的飞进佣兵的身体内:旋转、穿透、飞出......而佣兵从中弹到倒地再到死亡,都在我眼前上演,但我对他们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因为它们全都该死。我将枪口瞄到坐在房间中间那个略显肥胖的人身上,我大步流星的朝他走来,同时静止力场正在消失,我的步伐间隔越来越短,很快便走到了他的面前。“别开枪!别开枪!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那个人说,而我拿了一把凳子,在他旁边坐下,我开始盘问他:“胖子?”我停顿了一下又说:“或者说:马晓田。”他惊讶的答道:“你怎么知道.....”“告诉我J是谁?”那个胖子不假思索的答道:“我不知道。”我并不感觉到意外,我拿起手枪指着他的头,然后说:“3!”“我不知道!”“2!”“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到,你把我所有的钱都拿走吧,求求你别杀我!”“1!”啪,的一声过后,我把没有子弹的手枪的弹夹插了回去并把收回到枪套里。我瞟了一眼那个胖子,他此时此刻已经在地上翻了白眼了。我本来想走,但是突然想起一个事情,我又走到那个胖子身边,对已经昏倒的他说:“你说的,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50口径的机枪喷射出愤怒的火舌,疯狂的呐喊,混乱的一切,子弹四处乱飞......上帝啊!我从内心中喊道。呲——的一声,把我从深深的恐惧和莫名的愤怒中拉了回来。我定睛一看,机枪的枪管已经发红了,不知道哪里来的愤怒驱使我去拉枪栓,但在这时,我的枪栓仅拉到一半,一枚手榴弹从浓密的烟尘和四溅的弹片中冲了出来,掉到了弹药盒里。一切全都静止了,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心跳和呼吸已经停止了,这一刻,我感到无比的轻松我甚至闭上了眼睛,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咚——突如其来的一声把我从沉醉中惊醒,我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来源,咚——又一声,突然间我认识到,这、这是我的心跳声!我的心跳声越来越快,我的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我盯着那枚手雷,我的心跳和呼吸越来越快。“不不不不不不!!!不——”

  一路上我开始回忆过去的事,回忆我的队友,还有我所在的“亡灵”特种部队,还有这个天才俄国佬,还有他那把芝加哥小提琴。这货还有个外号叫做:“军火狂魔”,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不是因为那个“J”先生,俄国佬他不至于变成一个PTSD患者,“亡灵”也不会被全歼,我们也就不会被扣上“叛国者”这顶该死的帽子......

  亡灵:通常出现在奇幻题材小说或者游戏中的生物。特指生物的正常生命形态终结之后,再度出现类似生命活动迹象或者以其他形态继续存在的事物。

  我这个“温馨的家”正好处在一个不高的靠海悬崖上,九狐曾嘲笑这里简直就是“阳光海景房”,不过在我看来这里只不过是一座房子而已。我上了车,开始查看今天的计划,这是我在从军时养成的习惯,虽然我早已被联邦国防部列为“一级通缉犯”和“失踪人口”。我看了看计划的第一项(好吧也是唯一项),看完之后我那如同木雕泥塑般的脸上露出来了一丝微笑。我发动了引擎,朝A市市区开去。

  “枪不错啊,混蛋。”我说完之后用无人机朝他的头猛的来了一个短点射,我嘲讽道:“现在它归我了。”我把操纵无人机的摇杆放进了我的战术袋中,然后对无人机做了一个“掩护我”的手势,它便悄无声息盘旋在我头顶。很快,我便出现在四号房间门口,我靠在门左边的墙上从我背后的武器袋中掏出了G36C突击步枪,我把枪托伸直,上了子弹并打开保险到半自动模式。然后从我的战术胸挂上拿出了一枚静止力场手雷,拉开保险并握在左手,再把我的G36C架到了我的左臂上。我转过身来,面对着门,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默念道:3、2、1。我猛地撞开了门并摁下了静止力场手雷的引爆开关,然后......

  我把双手放在兜里,缓慢的朝四号房走去。我从兜里掏出一根雪茄,用我的火机烤了一会,然后叼到嘴里,朝四号房间走去。突然,我预感到了什么,闪身一躲,但还是晚了一步,一颗大口径子弹从我的腹部穿了过去。

  “到了!”俄国佬的声音把我从愤怒中拽了回来,我定睛一看车窗外,发现是一个巨大的仓库,库门上的联邦国旗和联邦陆军军旗早已褪色,但依稀可以辨认。库门上有一把非常老旧的大锁,俄国佬紧张的走到门锁跟前,掏出钥匙来,开锁之前,先紧张的左顾右盼一番,然后再开锁,把门打开,把我拉进去,然后紧张的把门关上,我看了他的这一般忙活之后,心想道:这该死的PTSD快把他变成一个神经病了。俄国佬擦了一把汗之后,开始从仓库里堆积的集装箱里搜寻起来,他一边找一边说:“王,你知道黑影计划吗?”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2035年,联邦国防部开始拨款研制“未来战士”系统,他们花了十八年研究和制造“未来战士”及供其使用的武器,然后又花了两年时间不断完善,最总在55年开始给我们配发进行实战实验,但是还没到手。”俄国佬说到这里,打开了一个集装箱,然后走到里面继续说:“然后我们就被团灭了,这些东西也就在此永远沉睡了。”我刚想问什么,但俄国佬从集装箱内拉出一个足有一人高的箱子,然后他看着我说:“准备好见见睡美人了吗”我不耐烦的说:“快点开。”俄国佬把箱子盖拉开,我、我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

  半小时后,我躺在我藏身处的床上,手机上闪着一条转账信息,我现在已经有了三十亿新联邦币的存款了,但我还是无法入眠,因为我肯定会做一个永远无法停止的噩梦......

  真他妈的见鬼!

展开内容+

在线阅读


主角重生变成亡灵骷髅  重生之亡灵法骑TXT下载  重生之亡灵法骑为什么没有更新  重生为一只亡灵的小说  


  • 的生物&继续存

      亡灵:通常出现在奇幻题材小说或者游戏中的生物。特指生物的正常生命形态终结之后,再度出现类似生命活动迹象或者以其他形态继续存在的事物。

    2021-01-20 10:23:02详情点赞(0)回复(0)
  • 把双手&慢的朝

      我把双手放在兜里,缓慢的朝四号房走去。我从兜里掏出一根雪茄,用我的火机烤了一会,然后叼到嘴里,朝四号房间走去。突然,我预感到了什么,闪身一躲,但还是晚了一步,一颗大口径子弹从我的腹部穿了过去。

    2021-01-20 02:02:34详情点赞(0)回复(0)
  • 床上,&邦币的

      半小时后,我躺在我藏身处的床上,手机上闪着一条转账信息,我现在已经有了三十亿新联邦币的存款了,但我还是无法入眠,因为我肯定会做一个永远无法停止的噩梦......

    2021-01-18 04:53:49详情点赞(0)回复(0)

我来评论这本书

登录 |注册
0/300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0-2017 天津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